好书吧 > 玄幻小说 > 洪荒之燃灯新传 > 第205章 大结局(终章)
????这最后一战,实际上就是石无忌与通天教主这边,对战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。当然,那西方两位教主也会参与其中,只是他们立场不明,而且佛门已经关闭了极乐世界,从某种程度上说,他们出来争锋,完全只是皮面之争,与这道统之争,却是没有多大关系了。

????所以,准提把玉皇大帝一家子送上封神榜后,就与接引汇合到一处。

????两位教主在天庭之边,静观整个战局是事态,也不知道要站在哪一边来。

????此时,那两界关之上,通天教主对太上老君道:“师兄,封神之时,你与元始暗算于我,如今我却要找你了解这段因果。”

????老子见通天叫阵,怎的会害怕?

????元始天尊也自持有盘古幡在手,并不担心这通天教主能削自己的皮面。

????想来也是,这两大教主,一人持盘古幡,一人持太极图,都是一等一的天地灵宝,且老君更有天地玄黄气生成的玲珑宝塔,有了这玲珑宝塔,太上老君可以说就是先就立于不败之地了,如何会怕通天来?当然,绝对的不败是没有的,也是不存在的。

????天地玄黄玲珑塔,乃是功德至宝,玄黄功德本身有因果不沾、万法不侵的效用,能挡得住大法力,所以太上老君的那个天地玄黄玲珑塔,才号称立于头顶,先就不败。当法力的超过者玄黄功德至宝所能承受的能力范围后,这不败的神话,就被打破了。

????这个不败,只是一种说法而已,不可钻牛角尖,死抓着不放。

????通天教主叫阵,其实胜算并不是很大,虽他全了诛仙阵。而且这阵法号称非四位圣人不可破,但也不一定是要四个圣人才能破,就如同上面说的那个不败一样,只是在一个概念范围内,不能绝对化。仙侠之间的东西,很多都没有绝对。

????比如。洪荒初期地玄仙。可以与这个时候地大罗金仙打了个平手一样。关于先天灵宝地许许多多说法。都只是一个基本地、一般性地概念而已。不能用纯粹地数据来衡量地。而且。这仙神地世界里面。充满了太多地变数。用纯粹地量来做比较。来概括实力。实在是非常地片面。

????诛仙四剑毕竟比不得盘古幡。太极图。混沌钟这三大先天灵宝。当年封神大战时。老君一人入诛仙阵中。倚仗了太极图。玲珑宝塔。通天教主用尽了手段。还是吃了不小地亏。后面其他圣人一齐出手。通天教主可以说是被揍得极为凄惨。

????如今总算有了石无忌作帮手。至少不会被四打一了。而且如果出现绝对不平衡地情况。燃灯必定会出手。因此通天教主也是自信满满。认为要将当年地场子找回来。再重整截教当年地声威还是没有什么难度地。

????“这次打得他们如同那佛教一般自闭山门。下一量劫。五十六亿年。我截教便可大展手脚。不会寂寞了。”通天教主想到。他一是好战。二也是要面皮。明知那诛仙剑阵对老子无功。整隔了数千年。依旧奈何不得。但言语上却不示弱。对老子不假言辞。

????通天这也正常。换做任何一个被揍地人。想必也会这么想。

????石无忌不傻。自然深深明白其中地细节。此一战乃为关键。天道兴亡。尽在此两界关前演绎。他心中却是通明。也有算计。连忙上前对老子道:“正是如此。当年三商之时。老君你曾出言语。你我要分个高下。你我都为盘古所化。你乃盘古元神化太清之气。我乃肉身。但你却倚老卖老。一味出言霸道咄咄逼人。实在可恨!

????今日我便看你有何本领,我若降伏了你,你太清之道还是抛过一边,尊我肉身盘古之道,唤我为大师兄如何?哈哈哈”

????说罢,大笑起来。

????圣人一笑,天地变色。

????双方也渐渐的升到了至高虚空之上,下面地各教之间,也开战斗了。

????随着因果的了却,一片片修士死去,这天地间的煞云,也渐渐地变得淡了。只是,这圣人的因果尚未了却,而且无量量劫非同一般,是以现在天地间的灵气虽然因为无数的修士死去增多了,但是天地却因为诸方修士打斗,已经不是那么稳定了。

????正要这些圣人一场战斗,让这天地,彻底的崩溃。无量量劫,乃是天道至高之劫难,这劫难来临之时,天地万物皆要化为混沌。

????无量量劫后,重新开天辟地,可有56亿年清净。

????如今却是两教分个生死之关键时刻,自然不用再客气了。老子听得石无忌言语,不由大笑,拿扁拐遥遥的指定石无忌面皮,口语训斥:“你有何能?敢作我盘古正宗的大师兄,你即出此狂妄之语,待我将你拿下,缚于老师之前,却是不要后悔。”

????“结果未出之时,竟然也大言不惭,老君之道,却是打鼓胡吹。”此时得老子言辞锋利,咄咄逼人,石无忌也不客气了。

????“哼,多说无益,且让我看看你有何本事。”太上老君话音一落,将太极图抛起,化作一道道金桥,朝石无忌困来。

????“咚!”

????混沌钟响起,一道淡黄色的波纹,凭空退开,将金桥压了回去。

????混沌钟和太极图,顿时缠绕到了一处。

????石无忌猛一声怒吼,凝聚盘古肉身,朝太上老君打去。

????通天教主脚踏诛仙阵图,掌控着诛仙四剑,朝元始天尊打去。

????这盘古四清打得火热之时,西方两位教主也参合进来,接引去打太上老君,准提去和元始天尊斗法。这元始天尊手上拿的可是盘古幡,单论攻击力,可比通天教主地诛仙四剑强了许多。那七宝妙树虽然不错,可是也不敢轻触其锋。

????其他圣人打得火热的时候,那造化岛的上空。燃灯看了看逐渐裂开的天地,微微叹了一口气,然后祭起乾坤鼎往天上一抛。

????伸手往造化岛一指。

????轰隆隆

????巨响传来,整座造化岛,被生生的拔了起来。

????如果是平时,燃灯绝对不会这么做。因为这造化岛牵扯地脉,一旦拔起来,这大地也会跟着不稳。可如今天地要重返混沌,他也没有去管那么多了。好歹也算是一个圣人,总不能为了让世界多残喘片刻,让自己的老窝给毁了吧?

????造化岛越拔越高,乾坤鼎也越来越大。当造化岛完全被拔起来后,乾坤鼎反向一罩,把整个造化岛罩了起来。这时。天上传来血莲的声音:“那个元始天尊啊,我也是没有办法啊,你这样抓着我不放作何?我不过是一分恶念。哪里是你胜任的对手?”

????“哼,如果没有你从中干涉,我如何会被准提给落了皮面。”元始天尊怒道。

????“那你应该追着准提打啊,怎么打我起来了。我不过是欠西方教地人情,要还而已。”血莲一边跑,一边回话。

????“哼,我与他地因果已经了却,岂能再起争锋?”元始天尊也不是笨蛋。

????“哇哇哇!元始天尊啊,别打了。这么打,我放在身上的道侣,可都要玩完了。被这这一轰,全都不省人事了。”血莲化作十二品莲台,将一道混沌之气挡住了,大声喊道。可元始天尊丝毫不理会他这话,继续追赶,突然,血莲大声喊道:

????“啊。是女娲娘娘啊,快帮个忙,这匹夫实在没有人性,没有圣人的体面,连弱女子都不放过……”

????“女娲?”元始天尊迟疑了一下,左右一看没有,再看那血莲已经逃远了,顿时大怒,一道道混沌之气。仿佛不要命一般。从他的手上射出。

????本来就不稳定的虚空,在这一道道混沌之气地射击下。纷纷崩溃。

????“轰隆隆!!!”整个天地,也跟着崩溃了。

????“哼,好个血莲,竟敢拿我的名头作乱!”在天上的女娲娘娘顿时面色一红,手上的红绣球,朝血莲射来。而这个时候,血莲地背后,连续好几道混沌之气袭了上来。

????“不好!”燃灯神色一变,想要出手却已经来不及,只见血莲被红绣球一撞,然后被元始天尊地混沌之气打中,就落入了无穷无尽的混沌里。

????女娲娘娘显然也没有料到会出这样地意外,顿时神色连变。元始天尊也没料到这个后果,顿时呆了许久。他方才虽然是要去打着血莲,不过也只是出一口气而已,这下把人家的恶念轰死,虽然是了却因果,但也了得过头了,若是惹来燃灯记恨,下一量劫他阐教地情况,恐怕不是很妙。

????嗤

????燃灯神色一变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,神色也萎靡了许多,这无量量劫果然厉害!混沌之中,一道华光没入燃灯的体内,正是燃灯的恶念,不过,那恶念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。血莲也因此消失了,连带着七十二位阿修罗公主跟着消散于混沌之间。

????恶念融合进燃灯地意识时,那善念也跟着引动,回归元神,三尸神彻底的融合到了一处。

????善恶各自生活的一幕幕,在燃灯的脑海里重新上演了一遍。想到如今的结果,想起那些为自己的女子,竟然落得这个下场,顿时有一种伤心的感觉,心底深处,燃灯更是对天道不容许圣人与这些修罗女子沾边的无奈,有一种非常凄凉的感觉。

????轰

????天地崩溃了,万物皆化为了混沌。

????燃灯置身混沌之中,看着万物因此消逝,突然觉得万般孤寂:没了,什么都没了,整个六道没了,后土玄冥她们也没了。沧海桑田,不过如此。燃灯心里顿时有一种痛苦地感觉,神色也变得有些空洞。什么都没有了?自己成圣是为了什么?

????成圣要斩断一切欲念,就是因为有情会这么痛苦吗?燃灯有些悲哀的想到。

????成圣,不过是为了永恒和逍遥。逍遥,就是随心所欲。他燃灯是个穿越的,思想是一个男人的思想,男人奋斗的动力,除了尊严以外,就是女人跟孩子。

????一个现代人,受过各种思想熏陶的人,从来都没有改变的想法,从来都没有认为过无情道是什么好事情,也从来不认为,有情跟无情,与道法神通真的有强烈的冲突关系。燃灯终究是穿越地,是一个异数,不是那种浑然天成的,与先天圣人,有着根本的区别。

????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燃灯直觉的非常难过,有些伤心的在混沌钟晃来晃去。

????这个时候,他根本就不在意方才元始天尊的那一击,连报复的情绪也没有了。在混沌钟前进,模模糊糊中,两个窈窕的身影,出现在燃灯的面前。

????燃灯抬起头,看着两张绝美地容颜,双目渐渐有了色彩。

????两位娘娘朝燃灯展颜一笑,眼里包含了各种各样地东西。

????无声胜有声,千言万语,不过一个眼神能表达得出来。

????燃灯有些失态的伸出手来,朝两位娘娘地脸抚摸去,一股细腻滑嫩的感觉传来,燃灯有些恍惚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????两为娘娘将燃灯是收拿了下来,紧紧的握住,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?我好累,非常的泪,不想再管了,什么道统、什么高下,与本心和意愿比起来,完全是微不足道。”燃灯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,无量量劫到了,那天道也就圆满了。如果圣人想不再去理会世间是是是非非,也是可以的,除了天道至变时需要出来维护一下天道的运转,其他的时间,隐居的圣人就可享受无边清净,

????“恩。”两位娘娘点头道。

????燃灯当下带着她们,朝混沌深处而去……突然,玄冥娘娘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刘震?”

????“什么事?”燃灯下意识的回答道,随即反应过来:不对,这不是自己穿越之前的名字吗?她们怎么知道了?燃灯转过头来。

????“姐姐,果然是他!”玄冥娘娘笑道。后土娘娘笑道:“就是他!”

????全书完。